您的位置: 生活百科 >本文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发布时间:2019-11-14 07:53:20   来源:新浪时尚    作者: 匿名  
导语: 本文是由福建省厦门市的网友投稿,经过吉林市河灯编辑发布关于"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"的内容介绍

  导语:内蒙人把吃奶,吃成了一门解构主义的艺术。(作者:院办碳酸狗)

  一缸奶,愣是被他们肢解成了奶豆腐、奶皮子、奶嚼口、酥油、奶酒等一堆本是同奶生,外观各不同的奶周边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尽管形态不同,但无一例外都散发着浓郁奶香

  奶制品是内蒙牧民的生命之源,以前牧区没有蔬菜面粉,又舍不得吃牛羊肉大开荤腥时——

  一块块结实如板砖的奶豆腐,是捂在腿毛一米八牧民大汉胸间,关键时刻的救命口粮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只要有块奶豆腐,在草原遭遇恶劣天气断粮时,就还有一线生机

  10斤牛奶才能榨出1斤的奶豆腐里,全是胃液无法轻易消化的粗粝蛋白质,一块奶豆腐下肚,不但一整天丝毫不饿,还会持续打出有浓郁奶香的饱嗝,满舌头都是挥之不去的浓郁奶回味。

  但普通人在吃奶豆腐时,一口下去便会划分成极端两派。一派坚称:‘这玩意zha嚼起来这么像橡皮渣,啥玩意啊咽都咽不下去’——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或者是被奶豆腐里那股坏牛奶的酸味恶心到,身体本能排异吃多少吐多少,侧面证明内蒙人不但喝酒特牛,吃奶也是天赋异禀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当年跳海在团建时,也曾钦点过‘奶豆腐蒸蛋卷’这道名菜,内蒙院办小陈一脸兴奋的告诉大家,奶豆腐酸酸甜甜一口下去全是恋爱的味道——

  久旱逢甘露的院长毫不犹豫吃了一大口,咀嚼几下后却面目呆滞,缓缓蹲到了地上,捂着嘴想吐又被小陈关切的眼神憋了回去,咽了下去,怒吼:‘我靠,这是恋爱的酸腐味吧!这玩意吃起来和放坏的牛奶,有啥区别?’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外省狗友都不信奶豆腐这味能吃

  腐乳发酵会变臭,牛奶发酵同理也会产生奶酸腐味,但只有老饕客才能一口品出其中美好,凡人只会觉得自己吃了变质食品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脑补下白酒兑奶啥味就完事了

  为了洗脱奶豆腐这股奶腐味的诅咒,外省狗友也曾经尝试过烤、煎、刷xo酱、蜂蜜等等一系列法力加持,但最终的结果却还是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对比那些初尝奶豆腐,就认定奶豆腐才是真材实料、奶香浓郁东方奶酪,吃一口就停不下来的人,你可能会疑惑,这两帮人难道味蕾长反了吗?不,其实他们都是对的。

  如果将奶豆腐类比成奶酪,那它简单粗暴的制作方法,足矣让它在众多奶味中,脱颖而出成为一派常人无法接受的野味。

  一口铁锅+一块滤网,就是奶豆腐的全套生产工具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一口浸润奶香的大铁锅,才是牧民家的传家宝

  把一缸奶丢在角落放上几天,等它坏了发酵到变酸,就倒进锅里煮一顿,就有了一锅纷飞在乳清里的奶絮,捞出来放在豆腐模具里压实,就是奶豆腐了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别再问奶豆腐和豆腐有啥关系了,除了共用一套模具,莫得关系。如果不是方便营销让你们这群外地人携带,正宗牧民甚至直接把奶豆腐装盆里压成型,一块奶豆腐比你八块腹肌还大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当其他奶酪都在用糖精+炼乳努力编织出香甜奶味骗局时,只有大锅出奇迹的奶豆腐,用原汁原味的烈性奶酸味,向世人露出了奶味的真实面目。

  喜欢奶豆腐的,一定是最keep real的奶味猎人,避之不及的,不过是群保守的食奶温和派而已。

  内蒙人实在是太爱吃奶豆腐了,以至于他们衍生出了一套独立于世界食谱逻辑外,只有内蒙人才能懂的奶豆腐菜单。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比如拔丝奶豆腐,作为半个内蒙人院办自己都没看懂

  正常人不会想到,用生鸡蛋炒熟鸡蛋做一道蛋炒蛋,但内蒙人会用奶豆腐和牛奶做一道奶炖奶,俗称牛奶羹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如果说非说和直接喝奶有啥不同,大概就是你可以喝奶时多一丝酸味,还能边喝边嚼,把喝奶整出吃饭的满足感。

  食牛奶羹切记别反复咀嚼,不然遇热后变软的奶豆腐,会比口香糖还妩媚缠住你的口舌,让你宛若在吃口香糖,舍不得吐,还咽不下去。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有人用史莱姆模拟了奶豆腐化开后的触感,很贴切了

  你以为内蒙的街头烤肉摊里,除了牛肉就是羊肉吗?no,烤奶豆腐,才是本地人点单率最高的热门菜品。

  套马的汉子,不但威武雄壮,还会一边喝酒一边吃奶,走哪都招呼老板娘,‘快给我烤两串奶!’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家常烤奶豆腐都是煎烤

  烤奶豆腐界也分两派,一派刷蜂蜜,是甜口党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一派是洒孜然辣椒面,是咸口党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南北方人的甜咸之争横跨地域,但内蒙人的口味之战,往往爆发在不到10平米的烤肉摊。

  咸口党认为甜口都是糊弄外地人的小点心,甜口党认为孜然辣椒味会破坏奶味。

  只有在喝奶茶时,双方才会达成共识,不约而同高呼出:‘内蒙奶茶,必须是咸口的!!!’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他们需要用热奶茶加热手扒肉吃,甜奶茶绝对会吐

  内蒙奶茶就和广州早茶一样,虽然名字里带个茶,但其实已经脱离茶道外,是门主食、零食的艺术了。

  内蒙人会在奶茶里加各种奶制品,一锅正宗奶茶里,会同时有奶豆腐、奶皮子、奶嚼口、黄油,让一缸颠沛流离的奶制品们重新四世同堂,破奶重圆——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先把奶升华,再让奶重逢,不是艺术是什么

  奶皮子是内蒙奶茶伴侣中的奢侈品,一大缸热奶,在冷却后只能凝结出一张厚实的奶皮,从前只有富裕牧民家才拿得出手招待客人,奶皮垒起来越厚,代表这户人家地位越高。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制作时还会不断搅拌上层奶皮,让中间有气孔,更厚更松软

  冷鲜储存的奶皮遇到热奶茶后,瞬间奶香就被激活,用勺子舀一口送入喉中,全是厚实满足的奶香,对比起来,从前那个吃1mm奶皮还恋恋不舍的自己,简直是个可怜虫。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这才是真正的奶皮子

  但要记住,喝奶茶时,一定不能配网购的那种干奶皮子,那种奶皮子就算泡开了,口感也会和方便面一样大打折扣,干吃又会觉得咸而无味,是本地人眼中的奶皮邪教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别买,买就是坑

  奶嚼口味道和奶皮子差不多,蒙上眼塞嘴里,很多本地人都傻傻分不清楚谁是谁,都是半固体,夹带一丝酸味的奶香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但是奶嚼口不成形,是发酵奶中的另一层沉淀物

  唯一的区别是,奶皮子倒进奶茶后,会漂浮起来,但奶嚼口会入奶茶即化,留下浓厚奶香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不甘心自己奶宝贝说走就走的内蒙人,会把奶嚼口丢入奶茶提味前,先舀出一大碗,撒上炒米和糖,拌匀了当甜点,是内蒙最本土的零食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但吃多了还是会腻,奶茶依旧是奶嚼口的最后归宿

  加了各种奶制品的奶茶,扎扎实实吃几碗,肚子里全是满满当当的硬核奶货,可以顶一天的饿,就和兰州拉面、杭州小笼包一样,内蒙奶茶是一道早餐主食,而不是配角。

  老内蒙人的早餐,可以不吃柴米油盐酱醋,但必须喝一锅奶茶——

  哪怕是最热的三伏天,也会出现一大桌人围着一口奶锅,一边满头大汗,一边吹着空调干热奶茶的奇景,这是内蒙人对奶茶的热爱,也是执念,没有奶茶,早餐便不存在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为什么容器是锅不是杯?因为奶货之多,一杯装不下。

  煮内蒙奶茶的茶也有讲究,什么高级普洱绿茶铁观音毛尖,在5块钱1斤的平民砖茶面前,都是弟弟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这种砖茶用的是各类茶叶的边角料压榨而成,做工简单粗暴到曾经有人吃出过水龙头‘是真的’。

  力气小的人根本掰不开,内蒙老铁家里都常备着个小铁锤,需要先把砖茶送到微波炉里打一下,受热后结构松软些才能成功敲碎泡茶,如果不是做奶茶,普通人家是不会专门拿砖茶沏茶喝的。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这玩意硬到能当凶器

  内蒙人不是舍不得用好茶,而是奶制品的味道实在太霸道了,2000一斤或200一吨的茶,在奶制品的侵略下,都只能尝出20一斤的奶味,用好茶可以,但没必要。

  草原奶文化的究极延展,是喝完后能让人彻底嗨起来的神奇奶酒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说出来你不信,喝奶真能把人喝醉

  这种酒闻起来是一股奶味,看起来也白白的像是奶,唯独入喉的那一刻,才会一口奶辣辣醒你,提醒你喝的是酒不是奶。

  奶酒的度数并不高,对酒量比草原还宽广的内蒙人来说,他们都是用油桶一桶桶的喝奶酒,那种精装皮套小酒,都是满足游客异域风情好奇心的玩意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奶酒又名‘见风倒’,在暖和的帐篷里喝,咋喝都喝不醉,反正度数低,可劲造就完事了——

  可一旦走出室内,冰天雪地里,体温下降酒精上头,就和被冷风干了一闷棍一样,酒客通常两眼一黑,上一秒还和人讨论国家大事,下一秒就烂醉如泥,变成个满嘴胡话的意识流酒友。

  这时候,陪酒人的素质便尤为重要,几乎每年内蒙都有因为醉到路边后,没人管而冻死的可怜人: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在内蒙喝奶酒,一定得找个靠谱朋友一起喝,不然喝完后,见风倒的你,可能真的会倒地长眠不起:)

  有时候院办也会迷惑,内蒙明明是最不缺奶的民族,他们拥有8666公顷的草原,足矣让千万只奶畜,肿胀乳房永不停歇的溢出奶水——

内蒙吃奶文化是门解构主义艺术

  大海啊,都是水;内蒙啊,它全是草

  但他们却是吃奶最节约的民族,奶油奶皮奶渣乳清一个都不放过,全部做成了奶制品,这群驰骋于草原深处马背上的民族,唯独在吃奶时变成了小心翼翼,生怕浪费半口奶,绞尽脑汁把奶吃出花的乖巧奶宝宝。

  如果真要有答案,我猜对奶保持热爱,可能是内蒙人刻在骨子里,热爱奶的基因本能吧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shenzhanco.com/news/1212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所有权归乐活深圳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乐活深圳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

网友评价

来自福建省厦门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顶一下!!!

278

来自青海省德令哈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棒棒哒

278

来自福建省长乐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来看了看

278

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
哈哈 写的 非常棒

278

来自江西省东乡县的热心网友评价:

非常用心 学习了

278